理查的《随想曲

2022年10月25日 by 没有评论

语言第一,还是音乐第一?这是格鲁克歌剧改革时就出现的争论命题,是一个纯艺术的命题。

音乐家弗拉曼德认为应该是音乐第一,诗人奥里维认为应该是语言第一,两人把争论聚集到主人公伯爵夫人玛德琳身上,因为两人都爱着玛德琳。如果她同意谁的观点,那么也就意味着谁赢得玛德琳的爱情。虽然玛德琳有些偏向音乐,但感到语言同样重要,她感到难以抉择……

这就是理查·施特劳斯的最后一部歌剧《随想曲》的故事情节。在歌剧创作领域,理查·施特劳斯向以题材、风格多变著称。最初他以激进前卫的《莎乐美》《埃莱克特拉》震动乐坛,后又迅即“倒退”转向温文愉悦、诙谐幽默的传统形态《玫瑰骑士》;他既有半人半神的《阿里阿德涅在拿索斯》《没有影子的女人》,也有维也纳世俗风情的《阿拉贝拉》……

当《随想曲》于1942年10月28日在慕尼黑首演时,更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想想吧,那时欧洲硝烟弥漫、腥风血雨,二战正处于关键时刻,被称为二战转折点的斯大林格勒战役正胶着对峙,而施特劳斯却在此时拿出一部如此风花雪月、谈艺论道的歌剧,似不食人间烟火者所为。于是有人认为,这是施特劳斯故意为之,因为从二战开始后,他的处境越来越尴尬。他既不想为纳粹搽脂抹粉,又不能得罪纳粹,唯一的出路也只能“纯艺术”了。

相比较他的一些热门歌剧,如《玫瑰骑士》《莎乐美》等,《随想曲》的上演率并不很高,这主要缘于它独特的品格和演唱的难度。欣赏《随想曲》这样的歌剧,不是听热闹,而是品门道,需静心玩味。还有一点很重要,全剧要有一位色艺双全的大牌女高音(饰演伯爵夫人玛德琳)镇场。

前辈德国女高音施瓦茨科普夫曾是伯爵夫人的不二人选,她不仅在舞台上演过,还录过唱片。然而对当今的乐迷来说,没有戏剧性的情节、没有动人的唱段,要静心坐听两个半小时并非易事。现在唱片市场上有两款DVD《随想曲》比较引人注目,一是1993年由卡娜娃主演的旧金山歌剧院版;一是2004年由弗莱明主演的巴黎国家歌剧院版。卡娜娃和弗莱明都是演唱施特劳斯的高手,且容貌端庄。然两者比较,还是卡娜娃更胜一筹。说实话,我对卡娜娃的嗓音一直不敢恭维,尤其是她演唱的意大利歌剧、法国歌剧,总感觉用嗓没有到位,差那么一点火候。但她的身材仪表、天生丽质,绝对是风姿绰约、风采迷人,在歌剧舞台上可以说是万里挑一。她的这些综合优势,终于在玛德琳身上得到了充分的、淋漓尽致的、浑然天成的体现。如果说她在《玫瑰骑士》中的元帅夫人还有人可以一比的话,那么她在《随想曲》中塑造的伯爵夫人,恐怕很难再有人能超越她了。

乌苏公安局长被免职新闻联播画面出错煽动教唆追刑责广东试点官员财产公示朝鲜卫星发射或推后合肥大赦交通违章陕西村民被拘白岩松任红会监督委员武汉80万元豪华公厕饭店女性如厕男子藏飞机夹层偷渡朱姓游客免费游景区干部雇黑保安殴打访民足协叫停大连收购中国2-1绝杀韩国

标签: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